「 」

14697039_120300000652572040_634563847_n.jpg

難得畫了一個常常在笑的角色,真的好難得,以前畫的幾乎都是不知道在陰鬱什麼角色...
畫了才發現,笑容真是難畫...是一個非常微妙,比起悲傷更細膩的情緒啊...所以結論是我以前都在逃避難題...
明明我自己在現實中超級不敢跟不笑的人說話(我自己則是當那個不笑的人)

畫溜冰鞋則是因為昨天看到一張正妹穿溜冰鞋的照片,就覺得好想畫畫看。

打完上面之後又想到,什麼"哈哈"或是"呵呵"其實和真正的笑聲相差好遠,他們本身已經變成另一種符號了。

留言

秘密留言